内容正文

高药价之乱:同一药品换个规格涨价5倍

日期:2019-05-18 13:29 作者:admin 点击数:

  本报记者李瑞娜成都报道

  同时,哈尔滨珍宝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珍宝制药”)生产的注射用血塞通(冻干)三个规格(100mg、200mg、400mg)价格差别也较大。按照同规格换算,其100mg注射用血塞通(冻干)挂网价,是后两种产品中标价的5倍。

  部分地区药品招标采购乱象丛生。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四川省药品(疫苗)集中采购交易系统显示,郎致集团万荣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荣药业”)生产的10ml/支的舒血宁注射液挂网价达188元,是其他药企同产品中标价的6倍。

  对于同种药品挂网价与中标价差异悬殊的情况,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服务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解释:“中标产品是以量换价,所以价格就很低,而非中标产品我们不保证采购量所以就按全国的限价文件来执行,价格就相对高一些。”

  不过,上述两家药企在四川省的销售经理则表示,挂网价产品与中标价产品本身执行的就是不同的生产工序,采用不同的生产技术,挂网价产品相对更先进,所以报价更高。

  眼下,这种价格乱象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北京市药品阳光采购平台信息显示,上述两款药物挂网价也同样为188元/支、48.2元/支。

  挂网价是中标价5倍以上

  以每1ml计,万荣药业生产的舒血宁注射液挂网价格,是同一省份、同一品类其他药企中标价的6.5倍。

  日前,记者查询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服务中心的药品(疫苗)集中采购交易系统发现,万荣药业生产的每支装10ml(含黄酮醇苷8.4mg,银杏内酯1.4mg)舒血宁注射液在四川省的常规上网限价药品价格(以下简称“挂网价”)188元/支。

  而在同一省份,每支装5ml(含总黄酮醇苷4.2mg;含银杏内酯0.70mg)的舒血宁注射液,北京华润高科天然药物有限公司、神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珍宝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603567.SH,以下简称“珍宝岛药业”)的中标价分别为14.3元/支、14.40元/支、13.50元/支。

  以每1ml计,万荣药业生产的舒血宁注射液挂网价格,是同一省份、同一品类其他药企中标价的6.5倍。

  舒血宁注射液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常规药物。万荣药业作为朗致集团中药现代化战略的核心生产基地,正是主攻类似中药射剂。万荣药业公开表示,公司总资产达2.5亿元,生产的舒血宁注射液在国内心脑血管天然药物用量方面排名第三。

  无独有偶,同样用于心脑血管疾病的注射用血塞通,也在四川省药品招标过程中出现价格差别较大的现象。四川省药品(疫苗)集中采购交易系统显示,珍宝制药生产的注射用血塞通(冻干)三个规格(100mg、200mg、400mg)在该省有售。其中,100mg注射用血塞通挂网价为48.2元/支;200mg与400mg的中标价分别为20.14元/支、36.98元/支。

  按照同规格换算的话,100mg注射用血塞通(冻干)挂网价,是同规格注射血塞通中标价的5倍。

  公开资料显示,珍宝制药是珍宝岛药业全资子公司,注射用血塞通(冻干)是珍宝岛药业的主要利润来源之一。其2017年年报显示,以注射用血塞通(冻干)中药制剂当年给公司带来15.93亿元的收入,毛利率79.07%,营收占比超50%。

  据悉,2017年报告期内,珍宝岛药业注射用血塞通(冻干)生产量10180.86万支,销售量9792.73万支。其中,200mg注射用血塞通(冻干)医疗机构的合计实际采购量6744万支,中标价格区间为20.14元至38.98元;400mg注射用血塞通(冻干)医疗机构的合计实际采购量1783万支,中标价格区间为35.88元至67.82元。

  值得一提的是,万荣药业生产的每支装10ml舒血宁注射液,以及珍宝制药生产的100mg注射用血塞通(冻干)在北京市的挂网价与四川省相同。北京市药品阳光采购平台信息显示,这两款药物挂网价同样为188元/支、48.2元/支。

  不过,记者在北京市药品阳光采购平台上发现,万荣药业旗下2ml舒血宁注射液产品价格仅为7.3元/支。按照同规格价格换算,同一药企生产同一产品,前后两者价格竟相差5倍。

  企业坚称生产工艺不同

  “中标价的产品有自己专门的规章制度和一套工序去做。”珍宝制药四川省销售经理表示,尽管产品成分是一样的,但研发和生产工序上完全是两个概念,而不是仅仅规格改变了一下。

  事实上,挂网价与中标价的区别可以从2015年2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看出。

  《意见》提出,坚持以省(区、市)为单位的网上药品集中采购方向,实行药品分类采购。其中,对临床用量大、采购金额高、多家企业生产的基本药物和非专利药品,由省级药品采购机构公开招标采购,医院作为采购主体,按中标价格采购药品;对临床用量小的药品(具体范围由各省区市确定)实行集中挂网,由医院直接采购。

  对于前述万荣药业生产的舒血宁注射液、珍宝制药生产的注射用血塞通(冻干)挂网价与同类药品中标价相差较大一事,四川省药械招标采购服务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解释:“中标产品是以量换价,所以价格就很低,而非中标产品我们不保证采购量所以就按全国的限价文件来执行,价格就相对高一些。”

  至于内在招标流程等深层原因,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四川省药械招标采购服务中心已经划归四川省医疗保障局,咨询详情需由四川省医疗保障局出具介绍。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四川省医疗保障局,希望就上述事宜做进一步了解,对方负责人称,看过采访函后会考虑是否接受采访,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仍未给出正面回应。

  有意思的是,针对相关药品挂网价高于中标价是因为后者带量采购导致价格偏低的解释,珍宝制药及万荣药业并不认同。

  “中标价的产品有自己专门的规章制度和一套工序去做。”珍宝制药四川省销售经理表示,尽管100mg新批的注射用血塞通和200mg、400mg两个规格产品成分是一样的,但研发和生产工序上完全是两个概念,而不是仅仅规格改变了一下,并提出自己有相关的材料可以证明,不过截至发稿并未向记者出示资料。

  由于10ml规格的舒血宁注射液是新出的,万荣药业四川省销售经理直言,等政策出来后,拿货价可以在188元/支的基础上再商量。同时,对方表示,这款药是按照2017年新版的标准生产的,过敏原基本等于零,提纯技术也碾压其他同类产品。“我们原来2ml的舒血宁也才几块钱一支,现在10ml的卖的贵就是这个原因。”

  按照上述厂家销售经理的说法,这意味着,高挂网价药品生产技术及药效更先进,所以售价高;中标产品生产技术及成本相对落后,从而报价可以低。

  不过,有业内人士对此认为,同一款药品两套不同的运作程序及报价,可能隐匿了一些药品经营中的灰色地带。

  有业内人士对此认为,同一款药品两套不同的运作程序及报价,可能隐匿了一些药品经营中的灰色地带。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adP-Bot-right-float{ position: fixed; bottom: 0px; right: 0px;width: 336px; height: 280px; z-index: 2147483649; } #adP-Bot-right-float ins { z-index: 1000!important; } #adP-Bot-right-float .ad-close-btn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3px; top: 4px; z-index: 2147483649; width: 16px; height: 16px; background:#ebebeb url(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ad/close.png) center no-repeat; cursor: pointer; }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大象彩票官网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